企业文化

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藏獒咬老太捕狗网抓不住 专家射麻醉针捕获(图
更新时间:2021-09-27

  被狗咬伤后应立即对伤口进行消毒,王保安经验丰富,他立即通过民警,找到被狗咬伤的蔡老太。

  蔡老太此时刚刚打过针,她以为这样就没有事了,准备推上车重新去收废品。王保安检查了她的伤口,对她说:“现在立即回家,多用肥皂水洗你的两处流血的伤口,如果不流血,你也要把伤口处的血挤出来,挤出的血越多越好,你至少要连续洗和挤一个小时。”王保安说,这条狗出现了狂犬病症状,一旦被咬伤后不及时处理,狂犬病毒潜伏期很长,随时可能发病。

  王保安说,这只藏獒病得已经很严重,可能是主人丢失的狗,或者被主人抛弃了。“像这种名贵的年轻藏獒,主人不可能抛弃它,它的市场价值在2万元以上。”王保安分析,这条狗很有可能是以前城中村有钱人家养的宠物,因拆迁被主人带到新家后,不适应偷偷跑出来找老家,但是老家已经拆掉,再回新家时,无法找到主人,就与主人失散了,狗只好流浪,与其他流浪狗相处,染了病。“像这种大型犬只,最好的办法就是通知麻醉专家赶到,把它麻倒后捉住。否则,激怒它后,咬伤更多的人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王保安说,在2003年,几乎在同一地点,一只大型犬在附近狂咬伤9名过路市民,他当时叫了麻醉人员把狗麻倒,武警赶到把狗击毙。

  王保安随后通知相关执法人员把取来,但因取出手续十分麻烦,王保安随后求助动物园的麻醉专家。

  中原区行政执法人员介绍,2007年,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确购置了这种专门对付狗的专用“防护服”,因其黑色坚实被媒体称为“铁甲威龙”。购回后,市局把这些服装下分到各区执法局,后来市民提出质疑,市局又把这些服装收回去,存到仓库里,一直没有再向下发放,到现在一次也没有正式使用过。

  王保安说:“其实,‘铁甲威龙’对付一般犬只的确有用,狗无法咬烂,也无法把人扑倒,但因为太笨重,对付这种藏獒类的超大型犬只还是会有危险,执法人员极有可能被藏獒扑倒,身体一些部位会露出来,被藏獒咬伤。”

  执法人员介绍,以前各区执法局都成立有捉狗队,从去年开始机构改革后,区各执法局都把执法人员分配到了各办事处。“捉狗的网子和笼子当时也都上交到各局的仓库中,因时间太长,网都沤烂了,前段时间市局说配新的,至今也没有配上。”

  此时,现场有位小朋友拿着正吃的油饼,走上前扔给这条狗,孩子被周围的人急急拉到一侧,看到油饼,这条狗一动不动。王保安说,这条狗病得不轻,它不会轻易去咬人,初步猜测,被咬的蔡老太一定是无意中踩到了狗的腿或者“招惹”它了。

  这条伤人的藏獒,一直卧在理发店门口,时而抬头望望围着它的人群。因为时间太长,执法人员和民警怕狗突起伤人,一直拿着扑狗网等工具围在藏獒周边。17时44分,动物园的麻醉师李同义赶到现场,在和王保安交流后,他立即回到车上准备工具,把麻醉针安置到吹枪上。17时53分,李同义将车开到离那条藏獒有3米远的地方,将伸出车窗,瞄准藏獒吹了过去,但由于藏獒趴在地面上,麻醉针没能射到藏獒的身上。17时56分,李同义对藏獒进行第二次麻醉,这次麻醉针成功射到了藏獒的身上,藏獒在受到的射击后站了起来,李同义赶紧又对它进行第三次麻醉。狗此时想向外跑,王保安立即和3名执法人员拿着工具一拥而上,两个捕狗网一前一后,将狗套在了网内,藏獒在网内不断挣扎,把一个网都冲烂了。王保安上前用手扣住狗的脖子,把它放置到铁笼内,并将笼门锁紧。18时许,由于的作用,藏獒渐渐躺到笼内,被执法人员带走。

  昨日17时,这条藏獒被送到经七路巴布医院,跟随送狗的王保安告诉记者,经过他的检查,发现这条狗嘴里不停流涎,双眼呆滞,而且周身30%都已溃烂。“它应该已经感染狂犬病毒,活不了几天了。因为它没有主人,对它的检查和救治的意义不大。希望它的主人看到报道后,能到巴布医院来看望它。这条藏獒其实很可怜,像一个贵族突然成了乞丐,它没有流浪生存的经验,得了病就只能卧死街头。像这种名贵藏獒流浪街头,我还是第一次遇到。”王保安说。